从CDR到科创板,上国新经济迷梦骤然惊醒后的政治性表态

周公        2019-10-08   来源:玉娥爱旅游


科创板只不过是CDR的卷土重来吗?其实不尽然如此。

CDR到创业板不过是上国迷梦惊醒后的必然选择,其成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表态,这不是个技术性的问题,而是政治性的问题,前任证监会主席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层。

一、新经济迷梦

2018年两会时,各种新名词频频闪耀,如新经济、独角兽、CDR,一时搞得人心浮动。

证监会、交易所对支持新经济“独角兽”企业上市频频发声。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表示,中国存托凭证(CDR)将很快推出,支持海外上市“独角兽”回归A股。

监管部门对支持新经济“独角兽”企业上市就频频发声,拟对“四新”企业中的创新型、引领型、示范型企业予以IPO等方面的支持。在政策指导下,360成为回归A股的第一家互联网科技企业,富士康通过特殊通道取得史上最快IPO

为此,证监会成立CDRChina Depository Receipt,中国存托凭证)专门工作小组,希望以特事特办的方式,服务一批在海外上市的巨头独角兽回归A股。甚至,监管部门迅速推进了一系列法规的制定和落地。

CDR针对的是独角兽,如耳熟能详的BAJT,从它的要求就能看出来:试点企业应当是符合国家战略、掌握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属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软件和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且达到相当规模的创新企业。

在规模上,境外上市的要不低于2000亿元市值,尚未上市的要求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30亿元且估值不低于200亿元或其他优秀企业。

已在境外上市的大型红筹企业,市值不低于2000亿元人民币;尚未在境外上市的创新企业(包括红筹企业和境内注册企业),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30亿元人民币且估值不低于200亿元人民币,或者营业收入快速增长,拥有自主研发、国际领先技术,同行业竞争中处于相对优势地位。

经过统计,当时市值不低于2000亿元人民币的八个行业中的上市公司目前应该主要为以下5家,腾讯、阿里、百度、京东、网易

这五家其实都是商业模式的创新,而非掌握了硬科技,而且由于体量大,融资金额也大,在市场上备受争议。特别是小米公司成为首家申请CDR的公司,市场普遍反应较差。

二、贸易战袭来

在我们一心一意沉迷在《厉害了,我的国》所带来的振奋人心,新经济所带来的便利生活时,有人看不下去了。

美国总统特朗普首当其冲,贸易战的实锤一锤接一锤将我们砸醒。

2018322日,美国白宫正式签署对华贸易备忘录,宣布将有可能对从中国进口的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

201843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依据“301调查”结果公布拟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清单,涉及每年从中国进口的价值约500亿美元商品。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当天表示,建议对来自中国的1300种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主要涉及信息和通信技术、航天航空、机器人、医药、机械等行业的产品。

2018416日,美国商务部对中兴通讯实施制裁禁令,禁止所有美国企业在7年内与其开展任何业务往来。

201859日,中兴通讯发布公告表示,受美国商务部激活拒绝令影响,公司主要经营活动已无法进行。

201867日,美国商务部正式宣布与中国中兴通讯公司达成新和解协议。

2018615日,美国公布了将加征25%关税的5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清单。其中对约340亿美元商品自201876日起实施加征关税措施,同时对约16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开始征求公众意见。

201876日,美国开始对34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2018710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表声明,特朗普政府发布了一份针对中国2000亿美元商品加增关税的计划,目标产品清单涉及服装、电视零件和冰箱,加征的关税约为10%

美国突然发动的贸易战,从时间上看,就是我们沉迷于新经济的时候,特朗普的实锤一个接一个,每一个都砸在我们脆弱的心上。

特别是中兴科技被制裁后,基本失去了营运能力,这让我们深刻意识到了我们缺乏的到底是什么,不是什么新经济,而是基础科技和硬科技。

所谓互联网新经济,发展来发展去也就是应用,可是对于应用的基础科技,我们比美国晚了几十年。

一朝梦醒之后,再也没有人谈什么新经济了,也没人谈独角兽和CDR了,小米去了香港上市,拼多多去了美国上市,都跌的一塌糊涂。

三、新经济迷梦觉醒后必然表态

2018115日,我国首届国际进口博览会在上海开幕,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开幕式并宣讲。习主席在进博会上提出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建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建设。

对于科创板的提出,监管机构和金融机构准备并不充分,也未能认识到其重要性,其实对科创板的认识,要从硬科技的觉醒来看待,这是上国新经济迷梦觉醒后的必然选择,所谓缺啥补啥。

那么硬科技的标准是什么?从新华社的报道来看,科创板有五大领域受到鼓励,主要包括:

一、新一代信息技术,主要包括集成电路、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

二、高端装备制造和新材料,主要包括高端轨道交通、海洋工程、高端数控机床、机器人及新材料。

三、新能源及节能环保,主要包括新能源、新能源车、先进节能环保技术。

四、生物医药,主要包括生物医药和医疗器械。

五、技术服务,主要指为上述四大领域提供技术服务的企业。

根据对比,我们可以看出,这些领域和当年CDR的要求的行业领域基本重合,但是去掉了一个关键词“互联网”,也就是彻底摒弃了所谓商业模式创新的新经济,而将发展重点集中在了拥有核心技术的硬科技领域。

但是,科创板的推进较为缓慢,一直未有重大突破,牌子甚至都没有挂起来,对此,高层显然是等不及的,因为时间一过去,民间热情消减,这事有可能彻底就黄了。

2019123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总体实施方案》、《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

总书记强调,要对标到2020年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取得决定性成果,继续打硬仗,啃硬骨头,确保干一件成一件,为全面完成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部署的改革任务打下决定性基础。

2019126日,中共中央决定,任命易会满同志为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免去刘士余同志的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职务。国务院决定,任命易会满同志为中国证监会主席,免去刘士余同志的中国证监会主席职务。刘士余同志另有任用。

主席的更换,同样是表态。刘士余将科创板当成了技术性的问题,一直沉迷于各种细节的安排,市场的调研等等。但科创板从本质上来说,更是一个政治性的问题,需要的是做出个样子出来,至于技术性的细节,后面都可以弥补修正。

易会满主席新官上任,其主要精力肯定会集中在科创板和注册制上,但仅仅用证券制度的创新来刺激硬科技的发展,似乎还是单薄了些。

总体来说,贸易战对于我们来说是好事,特朗普泼了一桶又一桶的冷水,让我们从上国新经济迷梦中彻底地清醒过来了。

这时候清醒尚不算晚,只是真正实力的积累,还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仅仅依赖制度的创新,恐怕短时间内也没有多大作用,还是需要长时间的稳定和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