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看懂的《无名之辈》并不是一部喜剧

微信        2019-05-04   来源:玉娥爱旅游

平静的小城出现了一起持枪抢劫案。

与此同时,因为老板欠钱跑路被债主刘五闹事,在工地顽强抵抗的保安队长马先勇向警察报告挖出了一支枪。

结果,马先勇拿出的是一把水枪。

真正的枪不见了……

持枪的歹徒躲进一心求死的毒舌女家中,警察抓匪揪住梦巴黎的按摩女;

有着协警梦的马先勇步步抢先警察被当作嫖客抓进警察局,欠钱老板的儿子不愿意看见老爸被债主侮辱纠集朋友去打群架。

12小时内,两伙人在西山大桥,闹出小城最轰烈的新闻,又齐齐回归无名之辈……

这就是2018年的电影《无名之辈》。

没有流量明星,没有大场面,靠着密集紧凑的情节,扎实可靠的演技,成为口碑带动流量的票房黑马。

1

这是一个每个人都想出头的时代。

但是时代赋予每个人的机会都不一样,能够名利双收的人占少数,绝大部分人终其所生碌碌无为。

眼镜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影片开始,他和大头戴着头盔持枪出现在银行门口。

抢了满满一包东西,逃离现场的工具摩托车却被大头开飞到电线杆上,两人只能一路奔跑,仓皇爬窗钻进居民楼里一扇没关严的窗子。

眼镜被钉子刮伤腿,咬牙切齿、凶神恶煞的样子都是伪装,被红花油、酒精滴疼得满地打滚,端起枪要毙掉一旁嘲笑的房屋女主人嘉旗。

嘉旗在一场酒驾导致的车祸中瘫痪,骄傲的她从此生活不能自理。

看见眼镜有枪,动了求死的念头。

眼镜是容易被激怒的,多次端起了枪,多次又被大头劝了回来。


你没看懂的《无名之辈》并不是一部喜剧

一面,眼镜的形象是凶狠的。

他有枪。

他小时候打死过眼镜蛇。

他想当大哥,这次抢劫只是第一步,之后他要“做大做强”。

一面,电影又无情的拆穿眼镜。

他没抢银行,抢的是银行旁边的手机店,理由是“没保安”。

他抢了手机没关机,嘉旗说警察可以根据定位找到他们,急忙关机,却发现抢的全是手机模型。

眼镜的队友大头在手机店猛地敲打装手机模型的玻璃,没敲碎,店员不忍心提醒了他们可以抽开……监控视频在网络广为流传,电影中的网友还把两人抢劫手机店的视频做成鬼畜视频。

眼镜看着鬼畜视频崩溃了,倒在地上说“你可以杀老子、关老子,就是莫要耍老子!”


你没看懂的《无名之辈》并不是一部喜剧

精心包装的外表,只是实则荒谬的假象。

眼镜想要的,其实就在新闻播放本市有持枪抢劫案,他看着电视说“这一天终于来了”的那个感觉。

这一天他做了一件惊天动地,让所有人侧目的事情。

尽管戴着头盔,没人见到他的脸,然而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知道有这个人,这才是最重要的。

更重要的,是【他】做了这件事。

说来荒诞又可笑。

一个小城青年也想“成名”,也想被所有人看见,他能想到的、能办到的,却是幼稚不负责任的拙劣把戏。

然而这就是一个人人都想出名的时代。

时代未赋予我舞台,我也不甘愿当那个黯淡的“失语者”。

2

眼镜在外表比他更脆弱的嘉旗面前崩溃了。

倒在地上,电视里是自己被愚弄嘲笑的视频。

嘉旗也在这个瞬间小便失禁,尖叫着让他们别靠近,快走!

生活就是这样,哪怕你再骄傲,本质都是一地鸡毛。

眼镜是村里出来,从小拿死蛇骗人是自己打死的,有着“大哥梦”的拙劣抢劫犯。

大头是同村的,一心惦记着霞妹,想靠抢劫赚一把回家装修房子、给彩礼,把在城里打工的霞妹娶回农村的老实人。

霞妹则在城里梦巴黎做按摩女,化名真真,做着皮肉交易。

嘉旗因为哥哥酒驾导致瘫痪,生活不能自理,被楼下的猥琐老男人惦记着。

嘉旗的哥哥马先勇,一开始是协警,酒驾撞车害死了老婆,残废了妹妹,被开除。后来因为文化程度低,考公务员五年都没成功,在工地当保安,交不出女儿1750元的学费。


你没看懂的《无名之辈》并不是一部喜剧

每个人的生活都可以说是“失败”。

却又热腾腾的冒着活力,有着一束光。

大头的梦想是娶霞妹,不管霞妹以前做什么,都要娶她。

霞妹暗笑大头是真的以为自己是嫌大头穷才不答应她,在被警察审问时,没有供出大头;明确和大头的感情后,坐在车里,看着天空绽放的烟火,露出纯真的笑容。

马先勇仍然有着 “协警梦”,每一步都抢先警察追踪劫匪线索:假装贿赂套银行保安的线索,假装出租车司机载被大头打过的梦巴黎的领班,假装嫖客找真真,假装真真约大头……

眼镜则在看见嘉旗失禁的瞬间,就懂了嘉旗的绝望。他从自身的崩溃中站起,不由分说的帮助嘉琪。


你没看懂的《无名之辈》并不是一部喜剧

每个人都是小人物,假装强悍的盔甲里裹紧现实生活的满地鸡毛。

他们有的嘴硬,彼此拿痛处戳对方;

有的不服,想要出头出名;

有的虽然做了不堪的交易,依然渴望爱情。

电影中的底层小人物没有人是脏和不堪的,也没有人不配拥有梦想和爱。

3

即使如此,生活依然残酷。

《无名之辈》的优秀在于它不止满足于做一部喜剧

大头被马先勇假扮的霞妹约到西山大桥。

嘉旗请求眼镜开煤气杀死自己。眼镜答应了。

等嘉旗睡后,眼镜端枪赴西山大桥救大头。

讨债的刘五在西山大桥给高明办“追悼会“,高明的儿子拿枪射向刘五……马先勇挡住枪。

警察在周围守着,所有的人物看上去都要陷落在西山大桥。

电影立马迎来一个反转。

高明儿子的同学们穿着校服整齐地冲上大桥,年轻的面孔无畏地逼退围殴高明父子的地痞。警察放松对劫匪线的监控,霞妹趁机牵住大头的手,在灯火通明中一路奔跑。

警察答应马先勇转协警的愿望,马先勇呵呵笑着从衣服中掏出挡子弹的铁片。

大头和眼镜混过警察的盘查,警察让他们上了救护车。

所有人看上去就要迎来最好的结局了。

紧接着,救护车里,马先勇和大头、眼镜面面相觑。

马先勇在霞妹手机里见过大头的照片,他掏出那个裹着水枪的包袱,指向大头。眼镜颤抖的拿真枪指向马先勇。

两人互相指着,大头吓得满头大汗,说数到三你们同时放下枪。

一、二、三……

焰火腾起,眼镜惊慌地开了枪。

“砰“的枪声迎住夜晚里绽放的烟花,马先勇笑了,水枪里的水滋到眼镜脸上。

救护车停住,警察端枪围住救护车。

眼镜被按倒在地,汗泪交融:“耍老子,耍老子!”

他终究对人开了枪。

但这一次耍他的,是命运。


你没看懂的《无名之辈》并不是一部喜剧


嘉旗被焰火声吵醒。

她睡了场好觉,眼前是眼镜留下的简笔画:“等我带你走过剩下的桥。”

焰火下,眼镜伏法。

人命终究不如天命。

可是眼镜的天命是什么?

是他终究是一个持枪犯过罪的人。

更是他终究是一个内心善良不匹配外表凶狠的人。

说得残酷一点,是他终究是个外强中干的loser。


电影不止于演绎一部热热闹闹的喜剧。

60分的导演能导轻松搞笑的喜剧。

80分的导演在喜剧里做实人物和细节,你在影片里看到县城里的你我他。

更高分的导演,在嬉笑中藏着悲悯的态度。

导演把主角们最终的结局没有放进正片,而是放在剧尾的说明中。

眼镜在狱中自学护理,学习了知识,真正戴上了眼镜;

大头在狱中向霞妹求婚,求婚视频火遍全网。

嘉旗放弃求死,原谅了哥哥;

马先勇带着女儿和妹妹,一起住进新房。


你没看懂的《无名之辈》并不是一部喜剧

嘉旗打算跳楼自杀时,和眼镜坐在天台。眼镜问她:你知道为什么要有桥吗?

嘉旗说:因为路走到尽头了。

眼镜说:桥也是路啊。听说人到了那边后,也会经过一座桥,过了那座桥,所有的事情就忘了。所以桥是翻篇,过了桥,一切就都翻篇了。

导演终究仁慈。

这些人过了西山大桥,那些真实生活的一地鸡毛才真正翻了篇。

眼镜和大头,也只有承担了过去的错误,才能真正迎来新的生活。

可是西山大桥的故事,焉知不是电影里的魔幻现实?

现实生活中有多少人,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桥?

山村和小城里籍籍无名无处出头的青年,被生活压在底层刁难的男人和女人,被无辜夺去健康的普通人,有多少人可以幸运如眼镜、大头、马先勇、霞妹和马嘉旗?

可我仍见过许多小地方里看上去奇怪的人。

他们的有些行为看上去与世俗环境格格不入,他们有时候很浪漫,有时候很天真,有时候雄心万丈,有时候荒诞不已。

生活依旧折磨人。

可那又怎么样?

我喜欢这部电影。

导演给了每个人发光的权利。

你没看懂的《无名之辈》并不是一部喜剧

如果喜欢我的影评,请关注我~~

也欢迎在留言区或后台与我交流对电影的看法!

用另一种角度看电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