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并非世外桃源,它和社会一样复杂,要想做长久,不能理想化

外汇        2019-10-15   来源:玉娥爱旅游

(点击右上角“张翼飞”即可订阅,会有更多原创和精选内容)






公益并非世外桃源,它和社会一样复杂,要想做长久,不能理想化



作者    张翼飞




      这两天,一位郑州公益圈的老师给我打电话、发微信,讲述她最近遇到的一个难题。


      简单的说,就是她和另一位资深志愿者合伙做生意,她投入了不大不小的一笔钱,这钱来之不易。但合作不到半年,两个人就发生了诸多不愉快,她作为投资者和合伙人,没有发言权和管理权,甚至连这些钱怎么用、用到了哪里都不清楚。她想看看账目,对方一直说没有算好。她现在很后悔,提出退出不再合作,但对方又迟迟不给她退钱。她最大的困惑还在于:“我俩是一起做公益认识的,当初就是觉得她是个好人,不会有那么像社会人那么复杂才愿意出钱出力跟她共事,但为什么一涉及到利益,马上也判若两人了?”


      这位老师之所以跟我说,是因为她和那位女士达成合作意向时,正好我在场,三个人一起吃了个饭,我对她们的合作曾给予祝福,充满期待,也算是见证者。但如今,当时吃饭时谈笑甚欢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她们的合作已经一地鸡毛。如果协调不好的话,对簿公堂都有可能。



      说实话,我不知道怎么劝这位老师,只能以自己为例给她讲“合伙生意不好做”“好人和好人也不一定能把事情办好”……因为就在前年,我也参与过一个“公益合伙人”的项目,当时钱不够还借了亲戚的钱参与的。合伙的几个人,开始都像兄弟姐妹一样亲,但一段时间以后,特别是项目遇到种种问题、效益持续下滑时,每个人性格上的缺点都暴露无遗。后来,我及时召集大家中止了合作,是为了止损,更是为了让大家保持体面和尊严,别买卖不成,仁义也不在了。幸运的是,有一位善良的女老板江湖救急,一手托两家,我们投入的本金每个人赔了一万元,这个事算是画了上句号。现在,之前合伙的几个人见了面,还能和谐相处,没有反目成仇。


       我希望这位求助我的老师,和她的合伙人,也能好说好商量,化干戈为玉帛。而且,这件事引发了我写这篇文章的冲动:看似两个人生意上的纠纷,其实还是因为披上了公益的外衣,变得面目模糊。而即使是纯粹的公益,也并非世外桃源,也不是一片净土。公益是社会的一部分,所以社会上有的,公益圈里肯定也会有,如果把公益过度理想化,迟早要受到伤害,甚至颠覆自己的三观。



     起初,我也不清楚公益、慈善、社工、义工、志愿者等概念的区别,就是觉得一个人应该善良有同情心,应该力所能及地学雷锋做好事。因为职业关系,我做社会新闻,接触到不少救助类的题材,除了做稿子,自己也多次捐款;采访志愿服务,自己也经常参与其中。后来我侧重于公益方面的报道,更多的联系志愿者,主持公益活动,落实每一个活动的每一项细节。时间长了,我发现,公益的理念是美好的,但并不是所有的公益都是阳光灿烂。如果说,一个人像钻石,有很多面,公益同样也有多面性,人性有多复杂,公益也概莫能免。


      在一个两家公益团队联合帮扶民间孤儿学校的活动现场,因为一个团队的负责人更多地被记者采访拍摄、被另一个团队的负责人认为“抢镜头”“出风头”,当着众人的面,双方就开始互相攻击、谩骂;在一个有众多公益大咖参与见证的声势浩大的“XX顺风车”启动仪式上,发起人某先生声音哽咽、热泪盈眶,表示要倾注自己的全部力量,把这个项目做成一个可持续的项目,帮助千千万万人的项目,从郑州、从河南延展到全国,但时隔不久,这位发起人就几乎人间蒸发,后来据说是做了类似权健的直销;在耳闻目睹的不止一个的公益活动进程中,一开始都说是为了帮扶弱势群体,心底无私天地宽,但时间一长就发现,背后或者有商业机构的推手,或者有从中牟利的暗箱,其中的一些人,或者把公益作为谋求个人目的的跳板,或者把公益当成粉饰完美人设的装扮。



      2018年,在“米兔”的潮流中,多名公益从业者被指控曾涉嫌“性骚扰”“性侵”,在业内掀起轩然大波。7月23日,赵欣(化名)和江苏南通环保行动者刘斌分别发长文指控公益圈两位知名人士“亿友公益”创始人雷闯和源头爱好者环境研究所”创始人冯永锋涉嫌性侵。


      指控雷闯的文章称,2015年7月赵欣参与雷闯举办的“益行去北京”的公益徒步活动,活动结束前雷闯选择和她一起进入北京,就在即将进入北京的7月29日当晚遭遇雷闯性侵(非自愿性关系)。据该女生介绍,还曾有其他雷闯机构的实习生和志愿者曾遭到雷的性侵。

   

      另一篇,刘斌在文中以“XiaoZhang”指代控诉称,冯永锋有袭胸、暴打、强奸等性侵情节,并列出受害者除了自家机构外,还波及到多家公益机构。


       两位被指控者先后发布说明,承认性侵行为并致歉,表示愿意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8月1日早上,署名“不再沉默的C”的女生举报2009年自己在某媒体机构实习时,公益领袖邓飞曾以“首席记者”身份约其到酒店“谈选题”,进入酒店后,邓飞试图性侵该女生未遂。


      当日下午四时许,@邓飞 在微博发声明表示,自己将退出包括“免费午餐”在内的所有公益项目。傍晚,社交媒体中流传出一份由邓飞前供职单位《凤凰周刊》的部分前员工发表的集体声明,声明表示:“向可能的受害者表示迟到的支持,以及作为前辈未能保护她的歉意。”同时呼吁新闻界新老同仁共同维护新闻职业伦理,并积极推动行业反性骚扰制度的建立。


      当然,此类现象并非只发生在公益行业,不应将其视作与公益的天然属性有任何关联。但在一向格外爱惜“羽毛”的公益领域,也发生此类丑闻,实在令人痛心。


      不过话说回来,“水至清则无鱼”,这个世界上,很难找到纯洁无暇的东西,不能因为有知名公益人士犯了罪错,就使得他创办的公益事业,或者公益界的形象,都被“污名化“。但公益行业确实应该举一反三、深刻反省,查找制度机制方面的种种问题,并切实进行纠偏改正。只有这样,公益行业才能不断走向成熟完善。



     公益是靠人来完成的,所以,公益里面一定呈现着真实的人性。柴静曾经说过:“真实的人性有无限可能,这不是一种道德,而是一种知识。”


     要知道,做公益并不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也不是有了善心就能做好的事。公益也从来不是真空地带,它一直都是江湖的一部分,时不时起些波澜,搅动世间人心。此间有善亦有恶,有邪亦有正,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人性的复杂和软弱所制造的乱象,并不比其它领域少。作为公益圈的一份子,每位热心公益者都应该是积极的行动者,而不是社会问题的抱怨者、迎合者、袒护者和制造者。犯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犯错之后不加反省,不重自律,不知改正,不思进取,不图自强。


      2018年9月,在杭州,作为采访记者,有幸参与阿里巴巴发起的 XIN公益大会,聆听马云的现场演讲。他不愧是“过去十年影响世界最深的十位思想者”,对公益的很多见解,深入浅出,一针见血,我觉得很长时间都不会过时,对所有希望长久做公益的人,都会有深远的指导意义。最后,就选择几个马云金句,作为本文的结束:



      1、一个人做很多不是公益,很多人做一点点,我认为才是真正的公益。


      2、慈善可能是有钱人的权利,但公益应该是每个人的权利。


      3、公益不分大小,公益不是看你捐了多少钱,而是看你唤醒了多少的爱心,是否能够唤起更多人一起参与。


     4、公益不是要去做那些了不起的事情,而是那些了不起的事情必须要有公益之心。


     5、公益与慈善不同,慈善以给钱为主,公益需要钱,但是光有钱远远不够。它是需要用心,需要用时间,更需要用行动。


     6、慈善也许给别人的好处比较多一点,参与公益往往自己才是最大,也是最真正的受益者。


     7、我认为公益是治疗这个地球,治疗我们自己最好的良药,公益是最好的治愈剂。


     8、公益不是去改变世界,而是世界在改变你,把自己改变好了,这个世界自然就会好起来。


     9、我认为公益不是责任,而是因为热爱。就像两个人结婚,是因为爱而在一起。公益不应该是一种外在的负担,而是应该成为一种内在的基因。







请关注本人微信公共号:zhangyifeideweixin ,或点击文章标题下的“张翼飞”即可订阅。会有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