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回放 | 王雨独立电影日:中国电影界的《等待戈多》

外汇        2019-07-16   来源:玉娥爱旅游


1月13日,知无知独立电影论坛迎来了新年第一期。这次,论坛自开坛以来年龄最小、颜值最高的王雨导演亲临现场。当晚,他也为现场观众带来了他的处女作《婚事》,这也是知无知独立电影论坛的首部剧情片放映。


虽然这部片子是导演的本科毕业作品,全部工作人员都是导演的老师、同学。但干净的画面、精巧的构图、克制的表演、冷静的长镜头,都展现出了王雨导演超越同龄人的才华。本片在2017年9月10日栗宪庭电影基金上展映时,好评如潮,被栗宪庭电影基金永久收藏。



左起:王雨导演,观察家:罗兰、江雪


影片荒诞、黑色幽默的风格,让现场的观众赞叹不已。观影结束后,知无知独立电影论坛观察家江雪、罗兰同时上台,跟导演进行了对话。当谈到片中的人物形象时,导演说到了“儿子”这个角色的塑造来源:“我的发小中,就有这么一班人,初中二年级都没上完,他们没有文化,思路是很堵塞的,要说挣钱也能挣,但是只能供自己花。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片中儿子这个角色其实是很窝囊的。”


江雪老师对导演小小年纪就能看到农村贫困人的状态,农村的凋零这些现场,她十分好奇导演对生活的观察如此细致,对现实的关怀如此深刻,那么,这种现实感是怎么来的?


导演:王雨


王雨导演回答到:“我是从2008年搬到县城,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很多人说买房,但是只是买到了房子的空壳,里面的布置是装修不起的,结婚对男方来说压力是很大的,邯郸市的彩礼就是十万,酒席的规格也是越来越高,村子里的流动餐桌,也有一个高低的标准,这种发生在同龄人之间的日益凸显的贫富差距让我有了创作的冲动。”


说道影片拍摄的具体过程,罗兰问到:“为什么片子很少有特写镜头,主角脸上的表情也很少?”



王雨导演说:“除了有两位具有一点点表演经验的人,其他人都是农村当地人。我就让他们演自己的生活状态就好。到真正演的时候,两个老人的表演都是最难的,因为他们年龄大了记不住词,我就尽量给他们设计很少的台词,有时候,只是给一个对话主题的指导,让他们用自己的话表达出来就可以了。至于镜头为什么不贴那么近,是因为毕竟是非职业演员,离太近不好,而且贴太近就打破了时空的连贯性,观众跟着剧情进进入。”


罗兰对导演选取的框式构图扁平化处理也感到饶有兴味。



王雨导演回答说:“有限空间的构图更能体现中国农村的困苦。我认为剧情片与纪录片的相似之处,就是真实感。让人物跟着剧情走其实并不是个难事,因为当你的素材拍完之后,剪辑就是一个很具有主观因素的工作。我是更喜欢用纪录片的方式进入的。因为刚开始学电影的时候,看的台湾电影,特别是侯孝贤、杨德昌的片子比较多,比如《悲情城市》、《戏梦人生》等等。可能在这方面也有影响吧。”



现场的观众也对本部片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有一位观众说到:“我发现导演擅长用反高潮的手法,比如当这位老人想着去偷钱的时候,家里的钱反被偷了,这时候,他没有一个很激烈的爆发,而是很木然的承受了。这种情绪表达上的压抑,是有意为之的吗?”



导演回答到:“现实生活中确实是很压抑的,尤其是在农村,他们对自己命运更多是呈现出一种被动接受的状态,大起大落不太好。我记得舅舅喝多了去家里闹事这一场戏,当时拍了一下午,因为我一直觉得他的情绪很过,因为他有一些表演经验,所以就很过,这种过让我觉得不真实。”



还有的观众注意到片中父亲的行为是前后矛盾的。”当他跟朋友借钱借不到的时候,他回到家跟老婆说了一句:'不知道是真没还是假没',说明他对别人还是有怀疑的,但是当他在路边买酸奶中奖后,却轻轻松松给了一万块钱押金,逻辑上似乎与本人性格不符。“



导演说:”生活中很多事情确实也说不通。所以我就在片子里加入了一些荒诞因素、比如他偷钱去了家里的钱反被偷,最后碰瓷那一场戏,你看碰瓷有但没这么碰的,我就加入了这些戏剧元素。“



江雪老师回应道:”每个村庄都有这样的现实,对生活其中的而言,这不是荒诞,而是现实的存在,也是苦难的一部分。艺术在人性方面的探究是很有必要的。“


观察家:老虎庙


观察家老虎庙最后总结道:”碰瓷那一场戏,老两口的在高价桥下欲罢不能地尝试,又一次次失败,简直就是中国电影界的《等待戈多》,我的作品和王雨的作品同时在栗宪庭电影基金上被永久收藏,王雨要是早出生个几十年,绝对就是我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我真是羡慕你的年轻和才华!“



在第二天的活动中,王雨导演和现场的观众一起观看了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老师2016年在知无知的独家录影视频,郝建老师用好莱坞的剧作结构剖析了多部影片,精彩的讲解,让现场的观众重新去认识了电影。



王雨导演深有同感:”生活中的矛盾不应该去回避,我最近一直在看《豆腐匠的哲学》《雕刻时光》这些书籍。我发现最简单的符合生活逻辑的,就是诗歌的规律,当你的感觉对了之后,演员怎么走,机器怎么架,是很自然的。“


观察家:谌洪果


观察家谌洪果老师总结道:”所有的叙事背后是价值观、是立场。郝建老师说中国导演在伦理学方面是盲点。比如《让子弹飞》的结尾,张麻子杀死假的黄四郎。伦理学上讲——只要是无辜者就不能杀。但是,这个假黄四郎难道真的是无辜者的吗?其实,你当替身的那一刻,就应该知道自己随时有可能被当成真的被杀的时候。好的电影应该呈现出道德的复杂性。“



两天的论坛活动在大家的讨论中结束了。在知无知这个平台上,更多新鲜的血液,新鲜的想法不断涌入,我们不光看到了成熟导演的深刻,同时也深深感叹年轻导演的创意,这种多元化支撑着论坛能够走得更远!青年导演,未来无限可期,期待更多年轻导演带着他们的处女作来到知无知独立电影论坛,也期待大家能够多多到现场一睹他们的风采!


读书会丨人文沙龙丨思想对话丨影像单元

阅读丨咖啡丨发呆丨吸猫


营业时间:周一14:00—22:00

周二至周日10:00—22:00

客服电话:029-85420425

地址:小寨兴善寺西街66号

相关阅读